虫子

肖根 久丽 透明的百合控
我是虫子君🐛害怕虫子的虫子君

【钢炼AU】里奥尔小镇(1)

钢之炼金术师AU【其实就借用了一些设定,尽力写好,写不好肖根钢炼迷憋打我_(:3」∠)_

cp:肖根(无差)

       炼金术师ShawX人造人Root

警告:深坑!!!我是个行动力不佳和纠结病患者。_(:3」∠)_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“在炼金术中,人类被认为是由肉体、灵魂、精神三种东西构成的。”她仔细呢喃着这句话。

在一个昏暗的卧室里,一个黑发女孩坐在地上,兴致勃勃地读着有关人体炼成的书。地面上凌乱地堆放着一些画着炼成方阵的图纸以及有关炼金术的书。

“那一定会成功。”女孩兴奋地自言自语道。

 

她双手紧紧握住书边缘,肩膀微微地颤抖起来。

 

XXX

 

 

“你们是远方来的客人吧?”流动面摊老板亲切的问Shaw和Cole。

“嗯,我们是国家炼金术师,受委托过来调查……”

Cole话音未落,附近的人们就聚集过来七嘴八舌地询问候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。

“不过你们还真幸运,今天是特伦特·拉塞尔教主出巡的日子,等下就能听到他演讲了。”其中一位粗犷的大叔说道。

“教主?”Cole疑惑道,一直在旁边沉默地Shaw开始注意他们的谈话。

闲聊的人介绍到,里奥尔从前是一无所有的小镇,人口极少,自从特伦特·拉塞尔教主来了以后,人们都纷纷聚集在这里,因为教父拥有奇迹之术,他的奇迹之术可以修复各种东西,令人啧啧称奇的是,教主还可以让逝世的人起死回生,使得很多教徒慕名而至,小镇也得益于此而兴旺发展起来。

奇迹之术,起死回生。

Shaw眼神黯淡了下来。

“他可是一位备受尊敬的教父啊。”面摊老板脸带幸福崇敬地说道。

“可不是,这也只有特伦特教主能做到了。”坐在Shaw旁边的一位大叔爽朗地说道,并用他宽厚的手掌使劲拍着Shaw的肩膀。

“这怎么可能?”Cole感到惊讶。

“年轻人这你就……”话音未落,大叔的手被Shaw狠狠捉住来了个过肩摔。

 

而与此同时,用石雕堆砌而成的演讲台上的一个人,那个人正是这个小镇上备受信仰的教主,他站在了教堂前方的圆形空地上,空地的中间有一个庄严肃穆的神像。特伦特·拉塞尔教主正在神像前方滔滔不绝地进行演讲。

“我是雷托教的代理人,也就是你们的父亲”他一只手拿着圣书,另一只手举着挂在脖子上的银色十字架。

“太阳神赋予我的奇迹术,我也会把我的才能施予给我的教徒。”

“感谢太阳神。”他高呼。

台下的人也虔诚地高呼感谢上帝,摔倒的大叔也连忙爬起来欢呼并没有责怪Shaw的无礼,而面摊老板停下手中的活跟随欢呼。

 

“胡说八道。”Shaw拍了拍手中的灰尘,同时双眼环视了一周,发现小镇上大家都对这样的骗术充满期待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

 

“你们一定是没有见识过特伦特·拉塞尔教主的奇迹之术吧?”

 

身穿白色连衣裙的棕发少女走向了在面摊前聊天的人群,双手合十,眼里无不是对拉塞尔教父憧憬和崇敬。

 

“教主能让人起死回生能治病”少女掰着手指兴致勃勃地描述着教主的各类奇迹,“还有还有教主能把石头变成金子。”

“嘛……嗯”Cole脸一下红了起来,眼神鬼祟地看着面前的少女。

Shaw除了翻Cole的白眼也别无其他的表示。

“那个……”Cole 害羞想说点什么,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清。

娘炮。Shaw默默地吐槽

“啊……”少女好像想起了什么“刚才顾着自话自说了,忘记介绍自己了。”

“我叫Anna,多多指教。”

“我Cole,20岁,我的职业是国家炼金术师,收入稳定”Cole有点语无伦次,“非常稳定!”

不是国家的走狗吗?Shaw 依然吐槽道。

“还有,我是家里的独生子,现在是单身状态,我的理想型是……诶不不”Cole连忙用手捂了捂自己的嘴巴,摇了摇头。

紧接着Cole弯了弯腰,把手伸去Anna哪里“那……那个多多指教”

这是在征婚吗?Shaw 觉得自己的白眼都要翻到后脑勺里了。

“嗯嗯,多多指教”Anna微笑道。

“那这边这位是?”

“Shaw。”

言简意赅地自我介绍瞬时把气氛突然冷却了下来……

“哇哦哦哦,Shaw只是在害羞啦。”Cole手舞足蹈地为Shaw辩解到,试图活跃气氛,同时也试图安抚Anna的尴尬。“她和我一样也是国家炼金术师哦。”

“对吧对吧?”Cole转向Shaw。

快说快说,我的终身大事托付于你了Shaw。

看着Cole脸上好笑的各种脸部语言,Shaw觉得自己已经无力吐槽了。

到底害羞的是谁……

“啧。”Shaw小声地咂嘴,随后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TBC.

The Warm Smile

警告:含虐,慎入~

第一次写肖根文,多多指教~【话说真的会有人看么x


深夜将至——

渐入冬季的纽约,街道上的人已是稀少。加之时节为冬季,除了在黑暗中活动的人,在这寒冷的深夜中愿意出行的人已寥寥无几。偶尔在路上经过的人,都纷纷低头缩颈行色匆匆,加速逃离街道上的寒冷寂静,奔向自己所处的容身之所,似乎都浑然不觉自己身旁经过了一个步履蹒跚的棕发女人。

 

Root,依然行走在寂静的纽约街道上。却不如往常的轻松自如。今晚的她十分地狼狈——左手手捂着腹部的伤口,右手紧紧握着枪。她的声息似乎有点急促,虽然伤口经过简单的处理,但腹部的血依然不断地渗出衣物滑落到衣摆,进而落到雪地上形成一条断续的轨迹,Root知道这样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行踪。

 

但她已无暇顾及——

踉踉跄跄地走进阴影地区里的一个小巷子,Root跌坐在地面,大口大口地吸着气,她向那耳蜗中的上帝求助:“难道连你也没有办法了吗?”

可惜的是,耳蜗中的上帝经过多番地数据模拟,依然没有模拟到合适的生存方案。而且,The Machine告诉Root,她的生存机率直线下降。

“没想到上帝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。”Root无奈地裂开一个笑容,紧接着站起来往巷子外头开了几枪,追来的几个 Samaritan的特工纷纷倒下。

“看来另一个上帝的行动更为迅速呢。”

 

由于失去了The Machine的援助,使得Root只好自己探索道路,探索自己的容身之所。腹部渗出的血越来越多,Root渐渐感到身体发热,像是被火烧了的一般。街道上厚重的积雪提醒着Root——她感受到的热气都是幻觉。Root知道这是低温症的最后一个症状,就是她快要被冻死了。

 

自己或许真的会死去吧,而且并没有谁会在乎,谁也不会来拯救她。

    

或许那个暴躁的小个子会在乎,但那唯一在乎的她的人,她已经——

    

Root在逃命的路程中恍惚了一下,放缓了自己的步伐,摸了一下自己的耳蜗里的机器。或许是由于过分的欣喜,处于身体状况极度虚弱的Root忽然由衷地笑了起来,扔下了自己右手的手枪。沾满血的左手不再捂着自己的腹部,仍由腹部的血往下流。

滴答,滴答,滴答——

血不断地低落在雪地上,Root知道这样会暴露自己的行踪,是一种自杀的行为。正因如此,Root微笑着,身体晃动缓缓地前行。

 

 

咔嚓——

 

一支手枪抵住了Root的后脑勺。

 

她已经到来了。

她欣喜的想到。

 

“Did you miss me?Sweetie.”

 

Root悠游自在地转过身来,似乎后脑勺的手枪是塑料玩具一般,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,比以往注入的感情更为深切与热烈。

    

“Sweetie,你应该把手枪放在这个位置,这样你才能更好地完成你的任务,不是吗?”

  Root缓缓地转过身来,双手握住shaw的手,把手枪往自己的上颚死死地抵住。

     

直视着对方——

这一次再也不会放手了。 

 

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会善终,或许这样的归宿也不错。

 

 

 

Xxx

    

 

 

真是个疯女人。Shaw心里吐槽到然后习惯性地翻了个白眼。Shaw无法理解眼前这个“疯女人”的做法。但shaw并不厌烦,只是自己脑海里闪回过有关这个疯女人的记忆,而记忆抽象而模糊,甚至是支离破碎的。

虽然是个疯女人,但shaw承认她还长得不错,倘若她不是目标人物,shaw想到,或许会和她艹上个两三晚。ROOT并不是她第一个目标,但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对于处决“目标”显得有点犹豫。

Shaw脑中的声音不断吹促着她杀掉她,这声音让shaw变得有点烦躁。

她烦躁耳中的那个声音。

她烦躁自己的犹豫。

Shaw是个优秀的特工,执行力不亚于decima其他特工,起码,她,自身也是这么认为的,毕竟她反社会,没有感情,她能干脆利落地完成任务,也能直视人内心的恐惧,并以此为乐。

“kill me.Sweetie.”眼前的疯女人紧紧地握着了她的右手,微笑着,眼睛居然带着喜悦。

 

Shaw发现自己无法从她那双漂亮的棕色眼睛找到一丝的恐惧。

 

这个讨厌的女人为什么临死还是那么地志在必得呢?

 

心中的烦躁感越发使Shaw感到愤怒。

 

Kill her.

脑海中的声音不断重复这两个单词,无时无刻地吹促Shaw完成她应该完成的任务。

 

 

“I will end you.”

 

烦躁不已Shaw用拇指按下了击锤,准备击垮这个女人。

 

“I know.Sameen”与之相比,或许Root的笑容会灿烂得多。

 

Sameen?

她突然呆住了,似乎以前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。手上的动作依然是迟缓不进,疑惑的眼神对视着她的猎物,扫过她的面庞,看到了她那略带变态的笑容。

 

You’re not sameen.

Indigo Five.

脑海中的声音提醒着她。

 

她微微地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——

 

“Yet,I’m not Sameen.”Shaw的这句话不知道是对着她脑海中的声音说抑或是对Root作出的解释。

“I’m just Indigo Five”

她是战无不胜的Indigo Five.

她扣下了扳机——

 

 

早上太阳照常升起,天空的云层不厚,预兆着今天的好天气,纽约虽然还处在冬季,但冬季的太阳总会是让人喜悦的。正值上班高峰,街道上开始人来人往,马路上也堵满车,甚是拥挤。似乎并没有人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,也没有人会关心昨晚发生了什么,大家只知道地球还在转,生活还要继续就可以了。

但牛排店里老板却知道了不正常之处——

因为今天店刚开门的时候就迎来了迎来了大顾客,服务费给得豪爽不用说,最主要是顶级牛排叫了一份又一份。或许这很不正常按往日的业绩来看,但牛排店老板欣然接受这份不正常,整天笑得乐呵呵。

 

坐落在牛排店里的黑发小个子只是觉得自己非常的饥饿,无论吃多少份的牛排,她都感觉不能填饱肚子,饥饿感总是过分的强烈。

Shaw总有个问题不能理解,这个问题如同现在自己的饥饿感不能满足时同一级别的问题。

为什么那个女人那略带变态的笑容,竟然让她感到有点温暖?

end.



4月8日

之前在宇宙生命起源中上了几节佛教课,教授说,人为什么老是烦恼时因为追寻了自己不该追寻的东西。我或许很多时候也是如此,不过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,自己所追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?

我不擅长交际,是个特别慢热的人。很多时候其实就如同透明人的存在。每次要进入新的圈子的时候,我会很紧张甚至会有点焦虑。因为她们都聊得好开心啊,为什么我却说不出话来呢?我觉得自己还算是挺会幽默的人,在熟人面前说搞笑段子编一些好玩的话会停不了嘴。但是在一些新的圈子里,我的幽默功能像是被冻结了一样,我发不出声,说不出话,说话牛头不搭马嘴。结果久而久之,很多人对我的评价都是一样——安静,沉默,冷。

上了大学后,我知道自己这种性格,想努力地改掉。竭力想让自己变得开朗起来。

我参加了很多部门面试,结果无一例外地被刷下来,有的甚至连第一次选拔都没过。每次去面试的时候,我的心脏都狂跳不已,紧张得会有点发抖。安托万·德·圣·埃克苏佩里曾经在《风沙星辰》写过一句话,让我印象深刻,大概意思就是人往往会恐惧未知本身(原话忘记了)。面试前,我也害怕面试后被刷下来的未知结果,我害怕自己是被遗落下来的那个,不过自己也是个总会“掉队”的人。

我也参加过协会,发现自己慢热的性格也融不进去协会那个圈子。今晚有协会的聚餐,我仍然是充当沉默担当。我也想说些什么,但发现他们的话题,我并不了解。整个晚上如坐针毡,除了不时显露诡异的笑容外。

我想让自己变得开朗,成为人际小能手,但最后总发现自己总是苦恼这个问题,我总不是不能很好地融入一个新的圈子。想去改变,最后却发现这样的自己是一个尴尬的存在,一点都不自在,或者是讨厌这样的改变。

人之所以烦恼,或许是追寻了不该追寻的东西。

今晚烦恼之时,忽然想起教授的这一句话。我不知道这算是逃避现实呢?还是?唔,我也想不懂。

算了不想了,写下来总会让自己心中有些许地坦荡。

暂此搁笔吧。